玄门肥师

第8章 我本善良(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青泥镇上人来人往,相比周城的大气小镇则是另一番的精致秀美。玄飞和天笑、墨朗刚进入镇子,玄飞就拱手打算告辞:“小兄弟,你们到这里你们就已经安全了,我有要事在不便久留这就告辞了。”
“大侠别走。”天笑经过几次已经完全掌握了玄大侠的动作要领,在玄飞起跳的一瞬快速抱紧玄飞大腿。玄飞没想到能被拉住腿一个不稳差点摔倒。
“我说,你能不能松手。我已经耽误了一天时间了。”玄飞有些不耐烦。
“大侠实不相瞒,我这次就是要去玄门拜师学艺,咱们本就是同路。一起作伴上路不好吗?”天笑提议道。
“我一个人行走江湖独来独往惯了,真的不习惯带上你们。”玄飞委婉拒绝。
“没关系,习惯都是慢慢养成的。咱们多呆几日你就习惯了。”天笑没听出玄飞的暗示,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那个,下次吧,这次我有要事再身真的不方便。”玄飞再次委婉谢绝。
“别啊,别下次了,就这次吧。”天笑是铁了心跟定玄飞了,死死抱住玄飞的大腿不松手。
“那好吧”玄飞看说不过天笑,只好先用缓兵之计,待天笑不注意再伺机留书离去。
天笑对玄飞的话却是百分百的信任,他真的认为大侠答应了他的请求,开心地拍手欢呼。就这样三人进入青泥镇,在镇上最好的客栈---天扬客栈住了下来。
安顿好一切,玄飞知道以天笑的体力必定倒头就睡,所以他默默起身收拾好行装。就在玄飞打算开门时,却听到对面屋中天笑的房门先开启了。玄飞本能地停住了双手,贴近门缝向外看去。
只见天笑蹑手蹑脚生怕惊醒了周边人似的,慢慢溜下楼。一向体力差的天笑竟然还能出门,玄飞也有些好奇,于是决定跟在天笑后面一探究竟。
天笑先是来到客栈前台,将腰间的佩玉亮给客栈老板。老板一见玉佩顿时卑躬屈膝,很快就召集出了店里十几帮手。帮手们跟着天笑来到了镇东头的“天下钱庄”青泥镇分号。天笑拿着一摞银票分别交给店里的帮手们,并吩咐了几句。帮手们便四面八方地散去了。
玄飞没办法分身跟踪那么多人,只好留在原地等待天笑的下一步行动。天笑见帮手们都走光了,自己转身进入了一家鞋店。不多时,天笑满脸笑容地拎着三双鞋走出店门。
青泥镇不大,很快帮手们又聚集回了原地。平均三四个帮手就拉着一辆马车,车上分别堆满了衣物食品、日用品。天笑一一查看后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又拿出一些银票分赏给帮手们。吩咐了几句帮手们就驾着各自的马车朝镇外出发了。
玄飞一个点脚飞上房顶,看到马车正是向他们来的村子方向进发。玄飞突然觉得有一丝暖流涌入心头,他搓了搓酸涩的鼻子自言自语道:“这胖子还真是有心了。”
干完这一切,天笑拎着鞋满意地走回客栈。玄飞回到房中看了看桌上自己的留书,拿起告别信想了一下,将信撕碎:“就算要走,也要当面告别。”玄飞第一次觉得如此痛快,他躺在床上枕着双臂,翘起二郎腿,脸上不自觉地老想笑。
清晨一缕阳光照射进玄飞的房中,玄飞起身一番梳洗后拿起行李,敲开了天笑的房门。
“玄大侠你来得正好,快试试这双新鞋。”天笑看到玄飞开心地举起了昨日买的新鞋。
玄飞低头才发现自己的鞋经过数月的走南闯北早已磨损不堪,玄飞微笑地接受了天笑的好意,接过鞋穿上脚大小正合适。玄飞纳闷:“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尺寸。”
天笑用手比划着大小说道:“哈哈,我在咱们走来的路上测量过玄大侠的脚印。”
天笑原来不仅仅对自己,就是对周边人也是如此细心。想想他对初次见到的妖人分析、对路上遇到的村民的关怀、对自己也是……。对于孤身一人修炼的玄飞,他似乎从天笑身上感受到了某种不一样的东西,那是一种十分宝贵的东西。玄飞说不上那是什么,但他只觉得他不应该因为一些麻烦和可能存在的风险而舍弃这种东西。
“嗯,谢了。要是你们休息好了,咱们今天就一起出发吧。”玄飞脸色微红。
“那个……大侠可能还要等一会儿,墨朗出去办事还没回来。”天笑不好意思地说道。
“行,那我先回房了。”玄飞转身回屋,关上房门他第一次对自己的鞋如此上心,脱下来端在手中反复端详着。鞋子是暖的,质地结实耐穿,天笑挑鞋时想必是考虑地相当周到了。玄飞想个孩子似的伏在桌面盯着眼前的鞋。
另一边天笑屋中,墨朗也搞定手中的事回到少爷房中:“少爷,我……”
“嘘~”天笑及时制止了墨朗的大叫。
墨朗顺着少爷降低了声量小声道:“少爷,你要的东西我做好了。”
墨朗从袖子掏出了一个灰色的水泥圆石,天笑上前拿过仔细看了看微笑点头:“嗯!就是这个样子的。”
墨朗好奇:“少爷,你没事要这么个沉疙瘩有什么用?”
天笑又比划了一个小声低调的手势沉声说:“这件事千万别让玄大侠知道,这块石头我自有妙用。”
午后,天笑三人用完午膳就打算出发了。突然几个村民牵着一头牛来到了客栈,这几个村民正是天笑进村接触过的几个人,他们看到天笑又是磕头又是流泪感激。天笑微笑着搀扶起村民表示那些物资不算什么。
为首的村民摆手让身后牵牛的人上前,将牵牛绳交给天笑说:“我们无以为报,村里最宝贝的就是这头牛了,我们就送给公子您了。”
天笑苦笑,他又不耕地要头牛干啥。但村民执意送他,他又不好意思拒绝,只能是微笑感谢了。村民们见心意被收下了,纷纷开心地打道回村了。
留在原地的天笑牵着牛不知所措,场面一度很搞笑。玄飞开玩笑道:“反正你的马已经被你压得不成马样了,这头牛看着可比马壮实多了,要不你干脆骑着牛上路吧。”
玄飞看似开玩笑的建议,但在天笑看来,却是大侠给的宝贵建议。天笑顿时提议,让墨朗给大黄牛梳洗一番再让工匠专门打造一套牛鞍,他是真的准备听从玄飞的建议骑牛上路了。
“我……”玄飞看到天笑把自己的话如此重视如此当真,他反倒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在开玩笑了。
墨朗不亏是家务小能手,工具样样全。他很快找到清洗的地点,掏出刷子熟练地刷了起来。天笑则是带来了工匠,在天笑的重金之下,工匠们顶着嘲笑开始了一番精心测量。
经过两个多时辰和几十大桶水的换洗,墨朗终于完成了牛的清洗工作。静下心仔细一看,墨朗吓了一跳。
墨朗赶紧叫来天笑和玄大侠,几人来到牛棚定睛一看,妈呀,大黄牛竟变成白牛了。
白牛?玄飞好像听掌门或是什么人提起过,但因从来也没见过,一时间也想不起来是什么了。
“银昆”天笑看到白牛脱口而出。
经过天笑的提醒玄飞这才想起来,这白牛的真名叫“银昆”,在《玄门宝鉴》的珍兽篇中有提到过。银昆性情孤傲,曾是玄门开山掌门的第一代坐骑,为玄门立下不少功绩。但后来不知为何离开了主人,从此下落不明。
见到有人能认出自己,银昆也有些高兴,牛头不断点着,牛鼻发出哼哼的出气声。
“奇怪,据说银昆是能发人声的,怎么现在无法说话了?”玄飞纳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全本小说屋